中國物流行業網 新聞中心
中國物流行業網 > 新聞中心 > 資訊中心 > 產品技術 > 內容

外媒:美國無法在 5G 電信技術上與中國脫鉤

2020/7/6 9:25:50 來源:中國物流行業網

  來自 Light Reading 的評論報道稱,本周,美國政府當局將華為和中興通訊列入了其最新的 “黑名單”,由此繼續展開從美國電信網絡中抹去任何中國技術痕跡的行動。

  然而,不管怎樣,愛立信、諾基亞和三星在北美市場使用的 5G 標準是與中國公司一起制定的,這些標準由全球標準組織 3GPP 發布。AT&T、T-Mobile US、Verizon 或其他任何美國運營商建設的 5G 網絡,在一定程度上都基于中國的專業知識和技術。

  在多大程度上使用了中國技術尚不清楚。但一些分析師認為,華為的 5G 專有技術超過了其他任何公司。即使并非如此,這家中國供應商無疑也是 5G 專利的主要貢獻者之一。

  對于美國鷹派人士來說,這是一個難以忽視的事實。首先,這使中國可以收取在美國市場銷售的相關設備的專利費,而這將使華為和中興通訊等中國廠商受益。

  更重要的是,這意味著中國有效地控制了 5G 標準的很大一部分。隨著中美關系持續惡化,這一切的全部影響可能會變得顯而易見。

  然而,美國不能簡單地抵制 3GPP。這樣做可能會使中國的影響力進一步增強。

  因此,美國最近調整了其對華貿易制裁的措施,以確保美國公司可以與中國公司在 5G 和其他標準制定方面進行合作。

  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 · 羅斯(Wilbur Ross)在解釋這一舉動時說:“美國不會放棄在全球創新中的領導地位。”

  回溯 O-RAN 聯盟歷史

  為了奪回技術主動權,一些美國官員支持 Open RAN 技術,他們顯然將該技術視為 3GPP 的替代系統。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已將華為和中興通訊列為 “國家安全威脅”,并支持 Open RAN 作為潛在的解決方案。

  FCC 專員 Geoffrey Starks 在一份聲明中說:“這種解決方案可以提高美國的技術領先地位,增強競爭力,并降低我們對外國供應商的依賴。”

  即使忽略掉 Open RAN 技術的不成熟性,這些言論似乎也忽視了美國與中國技術脫鉤的兩個主要障礙:中國公司參與了 Open RAN 標準的制定;事實上,Open RAN 是 3GPP 的一個附屬品,而不是一個獨立的系統。

  對于任何對 Open RAN 有所了解的人來說,前一個事實應該是顯而易見的。

  O-RAN 聯盟在 MWC 2018 大會上宣布成立,該組織主要由兩個現有的運營商主導的協會合并而成。其中一個是 X-RAN Forum,以美國公司為主導,其中 AT&T 為其最大的成員企業。另一個是 C-RAN 聯盟,這是一個中國的組織,中國移動是該組織最大的支持者。

  盡管現在肯定無法想象這樣的中美合作,但這種合作已將中國的專有技術嵌入到如今美國政府想要用來對抗中國的武器當中。

  比科奇(Picocom)是一家中國初創公司,也是 O-RAN 聯盟成員之一。比科奇公司總裁 Peter Claydon 表示,矛盾并沒有消失。他說:“O-RAN 現在的部分諷刺之處在于,其中很多東西一開始就來自于中國移動。”

  Open RAN 軟件公司 Mavenir 業務發展高級副總裁 John Baker 表示,與 3GPP 一樣,O-RAN 聯盟也使用公平、合理和非歧視性(FRAND)的知識產權許可系統。這本質上允許貢獻者在一套公認的原則下收取專利使用費。

  但是,要弄清楚 O-RAN 技術所有權甚至比 3GPP 技術更困難。

  O-RAN 最重要的技術之一是射頻和基帶之間的新接口。這種 “前傳”將取代被稱為 CPRI 的舊行業規范,該規范迫使運營商從同一家設備廠商那里購買射頻和基帶產品。

  John Baker 說,O-RAN 替代解決方案使運營商可以使用不同的射頻和基帶供應商,該方案主要由 AT&T、思科、Mavenir、諾基亞、三星和 Verizon 等進行了開發。其中并無中國廠商。

  然而,令人難以置信的是,C-RAN 聯盟并未提出任何建議。

  Peter Claydon 表示,中國運營商現在都是 O-RAN 聯盟的成員,但他們 “在 O-RAN 發展中落后很多”。

  “從根本上說,他們希望部署 O-RAN。”他說,并指出一場 O-RAN“互通性大會”計劃于 9 月在北京舉行。

  O-RAN 聯盟中的大多數中國廠商都相對規模較小,且知名度不高,例如比科奇。但是中興通訊顯然是一個例外。該公司消息人士稱,中興通訊一直是一個非常積極的貢獻者。

  無法擺脫 3GPP

  即使美國確實在 O-RAN 中占了上風,它也無法避開 3GPP 或現有技術。O-RAN 本質上所做的只是填補了一些空白,在這些空白中,移動接口要么不完整,要么不可用。

  當涉及到前傳時,O-RAN 技術以 CPRI 作為一個起點,并填補了使該技術不可能實現作為開放標準的缺失參數。

  John Baker 說,“O-RAN 依然依賴于 3GPP 流程和整體的端到端規范,以確保一切都能夠匹配和正常工作。”

  僅在 CPRI 中,華為就是四大專利所有者之一,其余三家分別為愛立信、諾基亞和 NEC,NEC 是設備市場上的一股復蘇勢力。

  在 3GPP 方面,隨著運營商從 3G 轉向 4G,現在又轉向 5G,中國的影響力在過去幾年時間里無疑增強了。

  這種對 3GPP 的依賴給 Open RAN 公司帶來了另一個潛在的問題 -- 有一種風險是,擁有移動技術專利的 Open RAN 反對者試圖利用專利來阻止 Open RAN 交易。

  不過,John Baker 認為這種可能性極小。他指出,包括愛立信、NEC 和諾基亞在內的主要專利所有者,現在都已經加入了 O-RAN 聯盟。并且,這種策略也可能遭到運營商的強烈反對。

  無論如何,美國政府似乎對于 Peter Claydon 所強調的 “諷刺”視而不見。他表示,“即使美國打算從頭開始發展自己的產品,他們仍將會用到中國專利。”

  一種善意的解釋是,如今美國的首要任務是拆除中國設備,并培養中國供應商的美國替代方案。

  而嚴重一點來說的話,這些官員們確實錯過了更大的前景。

  Peter Claydon 說:“從我與之交談過的美國人和企業的角度來看,我認為美國政界人士并不真正了解那種層面的事情。”

Copyright © 2012-2020 cn56.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物流行業網 版權所有
四川快乐12任选6种了多少钱